首页  >   社会频道  >  正文
亲,暂时无法评论!

他是抗战时期爱国画家,朱德不顾空袭警报的威胁,亲自观其画展

原标题:他是抗战时期爱国画家,朱德不顾空袭警报的威胁,亲自观其画展

他出身书香门第,作为“三十年代成名画家中之佼佼者”,完全可以以画为生,过着悠闲舒适的生活,但他却义无返顾地选择了一条艰辛的艺术救亡之路;他被称为“画坛怪杰”,曾与画马名家徐悲鸿齐名,却连遭汉奸特务两次暗杀,并于36岁时在重庆神秘失踪。他的画作得到朱德、周恩来等革命家及剧作家、画家、社会各界名流的称赞,他就是“抗战绘画第一人”沈逸千。

画家沈逸千

沈逸千,原名承谔,1908年1月17日生于江南古镇嘉定(今属上海市辖区)。近代画家,20世纪中国西部题材绘画的领头羊、现实主义中国画创作的先行者。

沈逸千出身书香门第,自幼酷爱绘画艺术。早年师从旅沪日本画师细川立三学习素描,1931年,沈逸千考入上海美专西画系深造,在校期间他很活跃,考试成绩名列前茅,被校方破格录取为西画系三年级插班生。他不仅在西画系上课,还经常到她所在的国画系听课,并尝试中西绘画技法相结合的新画法,被校长刘海粟视为“画坛怪杰”。他还与同学陶谋基、刘元组成“黑猫社”,经常创作漫画,针砭时弊。1931年“九·一八”事变后,上海街头出现的第一幅抗日宣传画就出自他的手笔。

沈逸千为新世界救济东北难民游艺会绘制壁画

1932年夏,沈逸千从上海美专毕业,成为职业画家,遂以画家身份参加“陕西实业考察团”,首开20世纪中国西部题材绘画之先河。“一二八”淞沪抗战期间,他置生死于度外,赴战地工作;同年,他还为在新世界百货举办“救济东北难民游艺会”绘制过抗日宣传壁画。在此期间,他创作的国画《有家归不得的关东人》犹如对东北沦陷的一曲挽歌,其鲜明的时代感,成功的新笔墨画法,使画面充满感染力,令观众身临其境,催人泪下。

沈逸千作品《有家归不得的关东人》

自1933年起,沈逸千历任上海美专国难宣传团团长、上海国难宣传团团长,他率团两度北上进行救亡宣传。当获悉国民党当局与日本侵略者签定了丧权辱国的《塘沽协定》之后,他痛感国难深重。为了粉碎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怂恿蒙古王公脱离祖国怀抱的阴谋,他立刻率团携带着一批抗日宣传画出发,赶赴位于内蒙古的百灵庙举办国难画展,借“蒙古地方自治政务委员会”成立大会召开之际,争取蒙古王公抗日。这一年,他率“上海国难宣传团”行经内蒙古三十多个旗,宣传五族团结,共同御侮。美国《亚细亚》杂志曾以两个整版的篇幅刊登沈逸千描绘蒙古草原生活的画作。

沈逸千(左二)与影片《塞上风云》演员合影

1936年,沈逸千应邀出任《大公报》特约写生记者,其水墨画形式的旅行写生在该报上连载,深受读者的欢迎。当年曾任《大公报》副刊编辑的作家萧干在晚年回忆道:“那时大公报社没有专编美术的,可版面上经常有些风格别致的图画。报社当时有两位客卿: 一位是赵望云,另一位就是走大西北的沈逸千。”

沈逸千与爱犬

1937年3月,沈逸千在南京举办“援绥艺展”,声援傅作义将军和他所率领的英勇抗战的将士。《运粮图》即是本次画展中的一幅作品,反映了为前方将士运送公粮的场景。田汉观看画展之后,欣然题诗:“烽烟处处忍凝眸,此是存亡危急秋。一队毛驴千石麦,粮官昨日过包头。”又以《一个有远志的艺术家》为题,热情地写道:“沈先生一开始就是把艺术服务于国难的。”

1937年上半年,沈逸千举办了“沈逸千察绥蒙古写生画展”。该大型个人画展在上海、南京、杭州巡回展出,引起轰动,出现因观众踊跃而延期的盛况。其作品得到剧作家田汉、阳翰笙和画家刘海粟、潘玉良等人的称赞;而于右任、冯玉祥、邵力子、沈恩孚、胡厥文等社会名流纷纷在其画上题词、赋诗。下半年,全面抗战爆发后,沈逸千即作为《良友画报》特派记者奔赴前线采访。

沈逸千(左一)与八路军将领合影

1938年,在武汉,被推选为“中华美术界抗敌协会”理事(该会于1940年与“中华全国美术会”合并)。后来,沈逸千组织了战地写生队,自己担任队长。他深入敌后抗日游击区,全面且真实地反映了国共合作抗战的情况,曾为毛泽东、朱德、周恩来、邓颖超、贺龙及马占山、冯玉祥、李宗仁、卫立煌等军政要人画像,获得被画者的签名和认可,而且沿途举办百余次战地写生展览。

沈逸千作品:左起毛泽东、周恩来邓颖超、贺龙

1939年,沈逸千在重庆发起中国抗战艺术出国展览筹备会,他出任总干事。1940年,他将应征作品运往苏联,参加在莫斯科举行的“中国艺术展览会”。

1940年2月和10月应邀两度赴延安访问,曾在鲁迅艺术学院举办过“战地写生队写生画展”。当时,艾思奇观展后,视其为中国美术发展的方向。

1942年,沈逸千在战时的“文化城”桂林开个人画展时,得到作家茅盾、画家徐悲鸿的赞赏。

沈逸千的抗日漫画

1944年,沈逸千准备出国展览前夕,在四川万县和重庆连遭汉奸特务两次暗杀未遂。于同年中秋前夜,在重庆神秘失踪,时年仅36岁。

沈逸千的遗作《神枪手》在上海美术馆,参加“永恒的回忆——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京沪美术作品联展”,被布置在经典作品之首位,引起一阵轰动。

沈逸千作品《神枪手》

当年,沈逸千作为“三十年代成名画家中之佼佼者”,完全可以安稳地留在后方,躲进象牙之塔,以画为生,过着悠闲舒适的生活。但他却义无返顾地选择一条艰辛的艺术救亡之路,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,从而成为“抗战绘画第一人”。

沈逸千《朱德画像》

在沈逸千的遗作背后,均隐藏着一个故事。就拿《朱德画像》来说,尽管沈逸千与八路军朱德总司令于1937年在山西战场上仅一面之缘,然而,当沈逸千1940年在延安举办战地写生画展的时候,朱德还是不顾空袭警报的威胁,亲自前往观展。沈逸千没有错失良机,迅速地为朱德绘成这幅惟妙惟肖的画像,朱德则颇为满意地在该画像上签了大名。

而在抗日战争中的正面战场上,沈逸千在1941年深入被日军称为“山西战场之盲肠”的晋南中条山写生时,曾为第一战区第五集团军第三军第十二师寸性奇师长画过一像。不久,寸将军便在中条山战役中壮烈殉国了。而烈士的签名画像则随战地写生队的画展,在各地供观众瞻仰。

沈逸千《中条山机枪手》

1942年,作家茅盾在战时“文化城”桂林参观沈逸千画展时,曾有感而发,在《对逸千画展的感想》一文中这样写道:“沈逸千先生走遍了南北各战场和西南、西部大后方,在文艺工作者之中,他是走路最多、走得最远的一个人。如果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,那末,他的作品的价值也就可以知道了。但是逸千先生不是在承平时代遨游名山大川,他在抗战五年中,经常是前方的,太行山、中条山他曾停留过相当久的时候,两次长沙会战,国军远征缅甸,他都及时赶到。他背着画箱,奔走南北,出入战场,不是以一个悠然的写生画家的姿态出现的,他是作为一个抗战宣传的艺术工作者,在后方收罗了后方生活的动态,带给前方将士看;在前方抢救下血淋淋斗争的史料,带回给后方民众看,他是用他的画笔来联系前方与后方的。”

沈逸千画作《蒙边雪野》

令人欣慰的是:沈逸千先生的遗作《鄂尔多斯游牧记》已于新世纪第一个金秋,入选由文化部、中国美术家协会联袂主办的《百年中国画展》,并在北京的中国美术馆展出,这无疑是对这位历史名人的肯定和纪念吧!

本文系祖国网据历史资料编辑整理。转载请注明来源。

今日热点

热点排行

娱乐推荐

小编八卦

小编精选

热门推荐